文章

Ahaschool创始人王雨豪自白:成就每个孩子的独一无二

2002年,我有了第一个孩子,儿子皮皮,2012年,女儿三宝到来,2016年,芝麻学社成立。一十四年经过。

初给皮皮起名字的时候,想了很多,最后定了大名:王千浔千舆千寻,亲情之间的映回;王者千巡,追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气概,但更多的是向往:千江有水千江月,万里无云万里天,那种逍遥和爽朗。希望千浔,这一生能过的从容、快乐

思考过很多,可孩子的成长真不是父母能设计出来的,皮皮不是那个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他不喜欢社交,不爱旅行,对吃穿完全不在意,也没有自己的朋友,极度偏科,有洁癖,小时候沉浸在恐龙世界(可以具象的说出每一款恐龙的生年卒年体貌特征性情脾气);大些,喜“三国”,可能是那个比易中天更懂三国爱三国时代的那个少年学者,并想研究长生不老的神药,当然,也少不了每个孩子都喜欢的“打游戏”。

blob.png

皮皮

这样的孩子,身为父母的“你”担忧吗?

没有社交能力的孩子将来怎么办呢?

英文不好能上好的美国学校吗?

这样的孩子,需要担忧吗?

一个拿着吉他即时编曲歌唱的少年,

一个可以写十万字科幻小说但决不想发表的初中生。

我无法评说皮皮。记得他八九岁的时候,我们聊起关于理想话题,我说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当物理学家或者画家,皮皮少年老成点评我,说“你那个不是理想,是工作,我的理想是穿越时空,看物种起源”,我当时肃然。记得我和复旦大学的沈奕菲教授聊起自闭症的话题,奕菲教授说“国外没有自闭症这个病种,不是每个孩子都需要社交的”。我听完心中担忧偶有释然。

记得在瑞典徒步,国王之径,117公里全面负重,我脚伤退赛,以为理所当然他会选择和我一起退赛,不料他跟我讲“爸爸我来这就是为了完成这个比赛的”。那时我意外之极,还记得在国王之径徒步完成那日,我在终点迎接整个团队和皮皮,那种自豪和喜悦我到现在还记得。

晚宴期间皮皮坚持不听我的安排,非要回房间洗手间,然后弄丢了钥匙,我大发脾气让他找到钥匙才能吃饭。结果孩子兜兜转转所有角落一直找不着,我心软让他不找了,他视若罔闻几乎陷入魔症当中,我突然意识到我做了一件非常非常愚蠢的事情——彼时彼刻我的压力可能会让孩子崩溃…..

与我有同样人生经历的人或多或少都需要感谢这个时代,我们从万千学子中拼杀而来,是既得利益者,当然也是受害者。你们的情况我不知道,但我也从来不是那个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那个高考时“物理满分政治17”的边陲小镇少年才是真实的我。感谢这个时代的原因,是这个时代的上升通道越来越多了,从韩寒,吴亦凡,丁俊晖,到王宝强,哈佛女孩刘亦婷,不同禀赋特质的少年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光辉之路,不是每个孩子都一定需要北大、清华、复旦、交大。

我并不知道皮皮的未来会怎么样,我想我能做到的是提供一切的可能,让他打开眼界之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!

blob.png

带着小皮皮行走沙漠

我做个性化教育这件事是因为我真的相信“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,都应该是独一无二”。我也很高兴遇到我的伙伴“世欣Sting”一个和我有着同样情怀的天才教育高手、一个慈爱用功的父亲、一个同龄的对创新有无尽好奇心的不惑大叔。

三宝在玩拼字母

我想,教育这件事应该是我在创业路上的终极一战了,然后惊喜的发现,关于“个性化教育”“下一世代的教育OS”这样极富挑战的领域却并不孤独,硅谷的Altschool小学,师出名校名师的Minorva大学,也在大洋彼岸战斗者,且自成一派。大道不孤,发现孩子独一无二,快乐成长高效学习,这是所有人共同的愿景。

2015年,皮皮和平和的同学在英伦三岛游学受到同行小伙伴的“刺激”,从未受过专门的古文训练弄出了这样一段文字,深得老师和同学赞赏

“欲忆哈罗初,只谈一六一五。四十学徒凝目视,静坐棕木靠蜡烛,聆听师言悟。二篕多年过,四百学徒过目。谈笑自如灯光沐,笑尽却忆往事故,只叹当年苦!建校始賦闲,但却唯用拉丁言,学校只有灰尘室。悠悠,逝如流水是虚年。如今视哈罗,星罗山丘入眼帘,毕业首相真多见:丘吉尔,繁华哈罗尽开颜。”

蓬生麻中不扶自直,场景化、体验式的教育,与那些相信“扬长避短是人生奋斗要旨,截长补短是呆傻策略”的家庭的爸爸妈妈&各式天才宝贝一起,这是你加入我和伙伴们创建的芝麻学社的唯一重要原因。

1000+精选课程与活动,15位成长顾问的随时跟踪与建议,日益完善的个性化教育的知识体系,上万个上海家庭的教育梦想合伙人,凡此种种,皆为序曲。

让孩子自由生长,我们在芝麻学社等你!

尾图for web.jpg

 

Leave a comment